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二章 诺亚

作品:赏金猎手|作者:虾写|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9-15 20:13:52|下载:赏金猎手TXT下载
  叶夜态度肯定的回答:“我不会成为污点证人,因为这是我自己工作的失误。我本应该按照程序清理痕迹。”

  袁忘:“我不太在意你是不是转为污点证人,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柳飞烟和我联系,她父亲的一位法官朋友告诉柳飞烟,五到八年左右。如果法官比较严厉,鉴于你在假释期,很可能会破十年。”

  叶夜挤出点笑容:“有空想这个,你还不如专心准备比赛。”

  袁忘点头,站起来拍拍叶夜肩膀,走到门口停步:“我刚才意思是,你可以考虑潜逃这条路。”说罢走人。

  法制社会,犯罪应该承担什么惩罚都写的很清楚。对灰色地带的人来说,不被抓到就不算犯罪。有本事诸如本杰明,老谋深算搞个双胞胎出来。袁忘也不会很差,帮叶夜逃离北美还是有把握的。

  叶夜会不会在父母和朋友的劝说下转为污点证人,指证自己所有的行为都是听从侦猎社指挥呢?不可否认有这样的可能,但袁忘不会去想那么多。就目前与叶夜的关系,袁忘无所谓自己因为叶夜的背叛而被捕。这是一份信任的托付和考验。被捕也没什么了不起,潜逃又不是很难。

  因为叶夜这件事,侦猎社近期工作状态很差。命运被他人掌握的处境让大家都很难过。也有好消息,狂虾乐队的杰生签了一份报酬相当丰厚的合同,杰生以秦舒男朋友的身份请侦猎社的人吃晚饭。

  有人请吃饭肯定是好消息。

  杰生是一个有音乐天赋的人,虽然袁忘欣赏不来,但是市场对其非常欣赏。杰生这几个月作为练习生一直在提升演唱能力,他的目标是做一名创作歌手。这也是经纪公司为其量身打造的一个定位。杰生作为一位新人,他忙于曝光,频繁的上节目宣传自己的歌曲,顺势推出自己的专辑。

  “冉月?我前天才见过她。”杰生道:“冉月电影刚刚杀青,是一部很震撼娱乐界的电影。以一位三流明星为主,描述了她遭受的网暴,各种不公平的待遇。片中冉月‘杀自’时的插曲就是我写的。”

  袁忘恭维道:“哇,一出道就到这么高的层次。”海陆空自助餐,陪人聊聊怎么了?关键是这餐饭舒缓侦猎社近期压抑的气氛。让大家走出工作,聊聊天,喝喝酒。

  杰生立刻谦虚道:“不,不敢。冉月现在是一姐,且不说是不是纽唐第一明星。但绝对是纽唐娱乐圈内身份最高的人之一。”杰生在之前聊天还是带有一点年少轻狂的吹牛,说到冉月,杰生不敢应承。

  袁忘问:“是因为她后台是丁威吗?”

  杰生呵呵一笑,并不否认:“做生意的,甚至是从政的都没有人愿意得罪丁威。丁威不仅有钱,有影响力,有朋友,有人脉。丁威名声还非常好,不仅在民间,在商界和政界是一个受人敬仰的人。当然冉月实力也是非常强的,她的声音非常有特点,非常优美。我本人很愿意专门为她写一首歌。”

  秦舒在一边道:“袁忘,打个电话问下冉月。”一周前秦舒终于接受了杰生表白,虽然现在关系还不够热火,但已经开始为自己男朋友着想。

  这种事一餐饭是不够的。再者袁忘是不乐意做的,不过碍于面子,袁忘还是拨了电话,先说明:“未必会接我电话。”

  电话接通:“你好袁先生,我是冉小姐的助理,她现在不太方便,一会给你打过去可以吗?”

  袁忘一怔:“不打也是可以的。”

  助理道:“冉小姐特意交代如果袁先生打电话来,除非实在不方便,否则一定要亲自接电话。”

  “哈,啊……没事,我没事,不用打电话。”干嘛这么上心?搞的自己很尴尬。

  三人聊了一会,冉月电话来了。由于杰生的期盼,袁忘只能在当场接电话:“嗨,大明星。”

  “呵呵。”冉月:“约我吃饭还是看电影?”

  “哈哈!”袁忘笑了一会:“你记得杰生吗?”

  “创作歌手杰生?”

  “对。”

  “知道,和我同一家经纪公司。”冉月问:“有事?”

  袁忘解释:“杰生和我们侦猎社一位姑娘谈恋爱,请我们吃饭,提到了你的电影。我听说电影杀青,你应该有空接我电话,这才打电话问候一下:拍摄还顺利吧?”

  冉月一怔:“杰生谈恋爱?杰生不能谈恋爱,特别不能和圈外人谈恋爱。”

  “啊?”袁忘:“等会,我开扩音。”这不关我的事。

  冉月:“杰生。”

  杰生马上道:“我是杰生,冉小姐。”

  冉月道:“你经纪人没告诉你不能和素人谈恋爱吗?你是新人,和明星谈恋爱还有话题,和素人谈恋爱会大大影响喜欢你的女粉丝。”

  杰生道:“提过,我想我是创作歌手……”

  “你如果是创作者没关系,你要当歌手肯定有关系。你请大家吃饭通过经纪人允许了吗?”

  “这……”

  冉月叹气:“那你明天就要见报。狗仔队特别喜欢刚出道新人的新闻。我建议你就是和朋友吃个饭,否认你谈恋爱,也别被拍到亲昵的画面。”

  “谢谢冉小姐提醒。”

  “把电话给袁忘。”冉月问:“喂,我下部戏是动作电影。缺一个武术指导,你能抽出时间吗?”

  袁忘拿电话走到一边:“没问题。但我最近有麻烦,你不会自己更麻烦。”

  冉月没有坚持,问:“看过网络上我的照片了吗?”

  袁忘:“诚实的说,看了一眼。”

  冉月笑了一会,态度认真:“你知道我并不想依靠这种照片重返娱乐圈。”

  袁忘:“我知道。”

  冉月沉默一会:“是不是拍的不好看?”

  袁忘怔住:“这……肯定拍不好。”怎么感觉冉月更关心照片好不好看。

  冉月呵呵一笑,转移话题:“你是不是参加走廊闯关赛?”

  “对啊。”

  “我就知道肯定有你。告诉你一个秘密:十五楼有惊喜。”

  “什么惊喜?”

  冉月:“走廊公司把转播权给卖了,电视台将在15楼给参赛者安排一位搭档,搭档就是娱乐圈的明星。参赛者和明星会一起闯关,我已经接了这份通告。”

  袁忘:“明星?”越来越离谱。

  冉月:“袁忘,走廊公司的闯关赛叫纪录片,文艺片。加入明星之后,变成了商业片,综艺片。我和电视台负责人一起吃饭时,对方表示走廊公司完全同意电视台的做法,他们也希望有免费明星帮助他们宣传走廊公司,唯一的要求不能因为综艺精神而失去胜负欲。”

  袁忘:“没理解。”

  冉月叹气,解释:“在综艺节目中,成熟的笑星会为了搞笑而故意输掉比赛。综艺节目不在于最后赢家是谁,在于整个过程。一些用素人的竞技闯关节目,刚开始收视率还行,最后只能依靠女生湿身来做噱头。”

  袁忘品味:“有点意思。”

  冉月:“如果你有选择权,肯定会优先选我对不对?”

  袁忘:“肯定,毫无疑问。”

  冉月:“我这边还有事,改天见。”

  袁忘:“再见。”

  袁忘回来,发现气氛不太好,听了一会才知道,秦舒质问杰生为什么不能承认。杰生正在以自己发展前途为基准进行解释,杰生认为地下恋情比较合适。杰生保证,两年之内一定公开他和秦舒的关系。

  袁忘对这话题没有兴趣,找个借口拿了盘子去游荡,打了点食物坐到了赵雾的桌子上:“这一餐得不少钱。”

  赵雾正在用刀叉分尸焗烤大龙虾:“没话题可以不说话。”

  “……”袁忘不再吭声,专心剥虾。

  两人就这么沉默和虾奋战了十分钟,最终因为柳飞烟感觉他们气氛异常,刻意凑进来聊天才结束。

  这餐饭除了秦舒和杰生,大家吃的都挺快乐,最后纷纷举杯祝福这对恋人能修成正果,同时也故意忽视了他们勉强挤出来的苦涩笑容。

  聚餐结束,司机肖邦和袁忘去停车场取车,开车到餐厅门口的只有肖邦一个人,带来了袁忘打电话留给他的口信:车钥匙在汽车左后轮下方。

  ……

  袁忘走到汽车左侧,准备拉开车门上车时,隔壁停的红色轿车副驾驶玻璃放下,郑燕坐在驾驶位上。袁忘左右看了看,把车钥匙放在轮胎下,拉开副驾驶室的门上了郑燕的车。

  郑燕开车:“我们老大要见你,打电话和你的人说一声。”

  “什么事?”袁忘拨打了肖邦的电话留下口信。

  郑燕:“做你你的本行。”

  袁忘:“警察?”

  郑燕:“猎人。老大问我在侦猎社有没有信任的人,我推荐了你。”

  袁忘:“受宠若惊,不过你也可以推荐别人。”

  郑燕无奈看了袁忘一眼:“最近怎样?”

  袁忘:“还好。”

  郑燕:“秦舒呢?”

  袁忘:“你能接到我,不会不知道秦舒男朋友请我们吃饭吧?”

  郑燕叹气:“死丫头。”一句话内包含了太多意思。

  袁忘想起了赵雾,道:“没有话题我们可以不说话。”

  ……

  和郑燕新老大的见面地点是南郊的一个小教堂,小教堂位于一个社区附近。到了教堂外,郑燕让袁忘下车。袁忘走进空无一人的教堂四处查看,看见忏悔室的门是打开的。袁忘慢吞吞的边观察边走进忏悔室。

  “你来了,孩子。”

  “对不起,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孩子。”袁忘拒绝任何称谓上的亲近。当有人拉关系时,肯定有目的。

  “我道歉。”对方声音经过一定的加工,但并没有刻意隐瞒。听是听不出谁的声音,但如果袁忘录音的话,通过仪器能还原出原音。对方道:“我叫诺亚,很高兴见到你。”

  袁忘:“我叫袁忘。”

  诺亚道:“你身边有一个档案袋。”

  袁忘拿起黄色档案袋,里面有一包东西,道:“我们最好是谈清楚情况好吗?”

  诺亚道:“我需要侦猎社帮我们追踪一个人,我们只知道他叫火焰。在中东,在欧洲做了很多坏事,马德里和伦敦的恐袭怀疑和他有关。他不仅是一名弹炸客,同时也是一名策划和组织者。”

  袁忘问:“就是袭击了赵家的弹炸客?”

  “没错,就是他。包括法医部门口汽车上的弹炸也是他干的。”诺亚道:“我们查到他到纽唐的路线,他是非法入境,在这条路线上,我们找到了一些火焰的蜘丝马迹。其中有一个电话非常可疑。是纽唐大学一名化学系助教的私人电话。”

  十字军追击火焰的渡偷线,搜索了下船地点附近的所有公共电话亭,从一百多个号码中找到这位助教的电话。助教是中东二代移民,明面资料显示其是一名无信仰者,但其父母和兄弟都是虔诚的圣教教徒。

  诺亚道:“我们对纽唐不熟悉,没有什么朋友,我们需要专业人员来处理这件事。”

  袁忘反问:“为什么不寻求联调局的帮助呢?”

  诺亚回答:“与联调局合作是血十字最大的败笔,以十字军的实力不需要美国官方机构的帮助。血十字中只有郑燕熟悉纽唐,但郑燕认识的朋友不多。所以我想委托侦猎社帮我们调查这件事。找到火焰,剩下的事由我们自己处理。”

  袁忘很为难:“我们是一家合法的猎人公司,恐怕无法接受你的委托。”

  诺亚道:“火焰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通缉犯。伦敦一名富豪自掏腰包,开出100万英镑悬赏捉拿十几年前地铁炸爆案元凶之一:火焰。我知道十字军委托侦猎社寻找火焰并不合适。因此我们会将伦敦富豪的赏金提高到150万英镑。”

  诺亚道:“十字军会全力配合,并且可以在有限条件内提供支援。”

  袁忘没有答应:“侦猎社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无法现在答复你。”

  诺亚道:“我可以等你的消息,同时希望你知道,不一定是侦猎社,我们不在乎谁接委托。在你离开前,你可以拿走火焰的资料。如果你们拒绝调查,请将资料销毁。我不希望联调局知道圣网的弹炸客是火焰,你明白我意思吗?”

  袁忘回答:“明白,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

  袁忘拿走档案袋,走出教堂上了郑燕的车。郑燕送上自己最新的联系方式,并且提醒袁忘,如果有人调查自己的号码,说明袁忘出卖了自己,因为这是袁忘专线联系方式。

  袁忘有些不满:“郑燕,你被这老阴贼忽悠傻了吧?他摆出了一副不信天下人的态度,你不需要。”

  郑燕有些抱歉:“新老大,新规定。我们做下属的只能选择服从。侦猎社会接吗?”

  袁忘回答:“在讨论之前我不做肯定回答。”袁忘这类人轻易不承诺,但凡答应的事情一定会记在心里,并且努力达成目标。

  PS:岳母重病卧床,老婆贴身照顾。两个小鬼都得我收拾,事情实在太多了。这里向盟主们道歉:暂时还没办法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