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二十四章 遭遇架空!

作品:超能仙医|作者:肉丸|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09 11:30:31|下载:超能仙医TXT下载
  这一刻,钟意浓完全是懵的。

  从她出生伊始,她在钟家就没有什么地位可言,尤其面对前四房的人,她更是受尽欺负,尝遍人间哭暖。

  所以她对这位父亲的印象,就只有四个字。

  冰冷如铁。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当四房的赵金雀出事,属于四房的那些权势,竟然会轮到她来接手。

  是钟正南想用新的办法来束缚她,还是突然对她生了改观,她许久都想不通。

  直到那位暴君在这里用完午饭,离开五房别墅之后,钟意浓才终于恢复几分清醒。

  一手挽着母亲,一手牵着唐锐,钟意浓窝在沙发的中央,轻声开口:“钟正南吃错药了吗,竟然要把四房的生意转给我?”

  “傻姑娘!”

  金姨把一个果盘端过来放在桌上,满眼宠溺的说,“老爷这是想弥补你,你还看不出来么?”

  钟意浓却撇撇嘴:“我才不信,他会有这么好心。”

  “小锐,你怎么看?”

  江仙芝温润的笑笑,还是一副看破不说破的端庄姿态。

  唐锐想了想,说道:“单纯说是弥补,我也不信,但我觉得,也不像意浓说的那样……”

  “哪样?”

  “吃错药。”

  唐锐笑道,“我看过他的身体情况,非常健康,不会有什么药物反应。”

  江仙芝先是一怔,忍不住捂唇微笑。

  比起钟意浓一味揣测父亲的心意,唐锐说了句玩笑话,巧妙化解掉钟意浓的怨怒。

  注视向唐锐的目光顿时更多了几分欣赏。

  下一刻,江仙芝轻轻拿起两人的手,放在一起:“小锐,我一直担心意浓在外面闯荡时,锐气太重,如今看到有你守在她的身边,我也就能放心了。”

  “妈,您这么快就对他满意了啊,小心他会不思进取的。”

  话是这么说,但钟意浓美眸之中,却是写不完的幸福与美好。

  陪母亲又聊了许久,钟意浓这才带唐锐开车离开。

  只是,直到驶出钟氏山庄,钟意浓都有种不太现实的感觉。

  “没想到赵金雀的心思这么歹毒。”

  回想起别墅中发生的一切,钟意浓不由感慨,“为了害你,不惜跟钟发搞在一起。”

  唐锐苦笑开口:“看来钟家都是狠人,为了我的生命安全,姐,以后我还是不帮你强行出头了。”

  “少装可怜羔羊。”

  轻轻打了唐锐一下,钟意浓笑骂道,“你拥有赏善罚恶玉戒,即便拿不出证据反击赵金雀,也不会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好吗!”

  唐锐笑而不语。

  片刻,突然玩笑道:“都在你父母面前确定关系了,要不以后我就叫你意浓吧,来回改口太麻烦了。”

  “你比我小,当然要叫姐姐。”

  钟意浓却很坚持,趁着驶过一颗摄像头,突然侧过身子,咬住唐锐的耳朵,“而且,你不觉得姐弟相称的话,更刺激吗?”

  唐锐一哆嗦,差点就把车子开进旁边的地沟里去。

  从钟氏山庄离开后,唐锐把钟意浓送到一间公寓之中,出身豪门就这一点好,哪怕不是多受宠爱的角色,也坐拥大量房产资源,去了哪里都不会发愁住行的事情。

  接下来这两天,唐锐基本都跟钟意浓待在一起,倒不是同居,但也形影不离了。

  第三天下午,唐锐正想陪着钟意浓吃晚饭,刚要跟白文勇说一声,手机却率先响了起来。

  “舅舅,我正要打给您。”

  唐锐笑着看了钟意浓一眼,说道,“我跟朋友在外面,就不回去吃饭了。”

  白文勇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焦急,而且他明显在刻意掩饰这种焦急:“我也正想告诉你,公司里有些事要处理,没办法陪你吃饭了。”

  唐锐一愣:“什么事,很难处理吗?”

  “小事情,你陪朋友就行了。”

  简单的说了两句,白文勇便挂断电话。

  然而,唐锐放心不下,又给李洪涛打了过去。

  “听说是周岚联合公司里其他股东,以更高的股份比例,行使了弹劾董事长的权利。”

  听到这里,唐锐的脸色猛然难看下去。

  而这时,白文勇也重新回到了文勇集团的会议厅,在他面前,十余位董事围坐着,像是对他的一场围杀。

  原本属于他的董事长位置,正被周岚霸占。

  比起平时的她,这一刻,她的面容更加嚣张,显然是做足了万全的准备。

  “文勇,我是不想走到这一步的。”

  周岚脸色漠然开口,“但你不听劝告,执意要把公司股份转让给你不明来历的外甥,我也只能联合其他人,暂时对你停职处理。”

  “你好大的胆子!”

  白文勇气的面色发白,呵斥之后,又把目光扫视向其他人,“还有你们,都要跟着周岚胡作非为对吗!”

  作为公司的领头人,白文勇还是很有震慑力的,这番话落地,顿时让全场人静默了片刻,谁也没敢接下这个话茬。

  直到周岚的一位亲信开口。

  “白总,我们也是没办法,哪怕你让那个外甥在公司做个闲职,捞捞几分油水,大家都能睁只眼闭只眼,但你把股份给他,这不是要把公司往火坑里推吗!”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终于群情激奋,纷纷发表出自己的看法。

  “说的没错,老白你这次是太糊涂了,我们都知道那是你失散很久的亲人,但亲情不是这么给的,你明白吗!”

  “我同意,我曾经救过一个亲戚,但结果怎么样,完全是养了只吸血鬼,每天都在家好吃懒做,最后没办法,我又把他送回乡下去了。”

  “各种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文勇你千万不要在这种事上犯糊涂啊,听周岚的,把股份拿在自己手里,那个外甥随便打发了就是。”

  看着越来越喧闹的会议室,白文勇的脸色也是越发的冷厉。

  几分钟前,他试过把唐锐为公司做的几件事搬出来,但这些人的态度已经证明,他永远不能叫醒这一桌装睡的人。

  看见这一幕,周岚转头与白月如交换个得意的眼神,接着振声一喝:“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就这样吧,从今日起,停掉白文勇在文勇集团的一切职务权益!”

  “等一等!”

  就在这时,一道平淡的声音突然响起。

  同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