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97章 跑偏的故事

  你不要什么?!

  我才应该喊“不要”你晓得伐?!

  汪言被一锤子糊到脸上,差点没背过气去。

  而且糟糕的是,本来好好的一记擒拿反扣,直接变歪,只好反手揽住熊大的腰。

  然而汪言停下了,那位好汉可没停,伸手就薅住大少运动服肩膀。

  “这是我的座……”

  开口到一半,介哥们也傻眼了。

  “额,你俩?!”

  大少艰难的拔起脑袋,笑容惨淡:“不好意思啊哥们,我俩闹着玩……那个,能不能麻烦您换下座位?”

  介哥们护心毛两指宽,一脸横样,劲劲儿的想要英雄救美,却不是个不讲理的人。

  听到汪言的话,一口遗憾的气毫不掩饰的吐出来:“哎!这事儿闹的……”

  松开大少,转身就走。

  “那啥,哥们你座位在哪儿?票给你。”

  哎哟!

  碰到个讲理能讲通的可真不容易!

  汪言感动够呛,急忙把票掏出来,顺便从包里抽出一盒和天下,一并递过去。

  “谢啦大哥,拿去抽,千万别客气!”

  看到这烟,那哥们才意识到差点惹上一个有钱的主儿,打量汪言两眼,蛮爽快的把烟揣到衣兜里。

  “小事儿一件,原本不值当,不过我一看你就像是干大事儿的,肯定不差这么一盒烟,那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正好回去跟伙计们吹吹牛哔!”

  “哈!”

  汪言听乐了,索性又掏出来一盒,直接扔过去。

  “别光吹牛哔,多散两圈,再给你一盒!”

  那横肉汉子真挺有意思的,接住烟,双手抱拳:“老板,你们继续,再有打抱不平的,我拦着!”

  “噗嗤!”

  娜吾都给逗笑了。

  笑完之后,突然发现,自己还搂着狗子的脖子。

  慌慌张张松开手,往里一靠。

  汪言这才倒出时间数落她。

  “你说说你到底是想保护我还是来捣乱的?我打架什么水平你心里没数吗?直接吃到友军一个大,被控住整整三秒,这得挨多少输出?”

  谈到这个,娜吾可有讲的了。

  “那我是辅助嘛!保护ADC是我的职责,给控制那是下意识的敬业态度……”

  “停停停!”

  汪言感觉脑袋疼,急忙喊住。

  “你保护的ADC,没一个能活过4级的,我怕了你了。”

  娜吾不服了:“你行?就你那中单劫,上去就被消耗,打一波团全残血让你去收割,biu进去biu出来,双Q全空……”

  两个理论上的巨人,实际上的菜哔,叭叭叭的开始互相揭短。

  怪就怪那次在香格里拉的聚会,俩人都对电脑上了手,真实水平全部暴露在对方眼下,现在想吹都没得吹,只能互相伤害。

  呛呛整整一路,到动车上都没停。

  由此可见,不论男女,青铜的尊严不容侮辱!

  不过好消息是,这么一顿斗嘴,刚才洗脸的尴尬倒是不复存在了。

  娜吾是心大如倭瓜,狗哥是敢馋不敢动,如此也好,比在悬崖边上走钢丝强。

  义务到魔都就很快了,上午10点出头,俩人从虹桥火车站出来,直奔停车场。

  一到地方,看到自己那辆保时捷918,再看到聘聘婷婷站在车旁的陈曦,汪大少又傻眼了。

  妈耶!

  吵得太过瘾,忘了这茬了!

  “我的天!这又是谁?”

  娜吾看着美艳动人,穿着制服和黑丝的陈曦,震惊极了。

  “你秘书?你找秘书到底是什么标准啊?!看哪儿?!腰、腿、脸?!”

  陈曦脸蛋秀美,腰肢窈窕,黑丝长腿又长又直。

  唯独规模宏伟的胸口被臃肿制服掩盖,娜吾并未第一时间发现。

  单讲身材,陈曦可是吊打帝舞除了娜吾以外的所有美女来着,毕竟在舞蹈考场里,身材越好,淘汰越早。

  而且陈曦还属于那种极有气质的美女,端庄文静,格外诱人。

  娜吾见过一些王庭娱乐的主播,感觉没有一个人能有陈曦的完美。

  介是个劲敌!

  额,小刘璃的劲敌。

  相比于娜吾的警惕,汪言倒是淡定得很。

  “什么秘书?人家是民生银行的工作人员,来帮我协调一些贷款问题,你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

  “呵!”

  熊大冷笑一声,没信。

  姐打眼一扫,从她的目光里就能感受到那种不怀好意!

  这样汪言就没辙了。

  在大部分时候,娜吾都是最好骗最好哄的那个。

  在特殊时候,谁都别想蒙她。

  因为她压根不管逻辑,只凭直觉。

  大少无奈摊手,索性不解释了。

  “上车!先送你到南京路,你爱怎么逛就怎么逛,刷我的卡,记得给她们买礼物。”

  “嗯?!你为什么又要扔下我?!”

  娜吾不干了。

  “礼物什么的姐不稀罕!我又不是没有钱,小金库里躺着好几十万都没处花呢……”

  “你那好几十万不是我帮你赚来的?”

  汪言无奈吐槽,很是头疼。

  “而且什么叫又扔下你?”

  “昨天!”

  娜吾理直气壮的挺胸:“昨天你去参加生日宴就把我和诗诗关宾馆里来着!”

  咦?!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居然这么能缠人的?!

  汪言有点纳闷,又很没辙。

  其实想想很简单,以前那不是没有机会单独相处嘛,今儿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娜吾心思简单感情炽烈,心里一旦装着一个人,那就满心都是那个人。

  从刚才护着汪言的举动就能看出来,这又是一个一旦喜欢就会义无反顾的傻姑娘。

  平时尽量压着控制着,今天突然和汪言单独出来,有点兴奋,于是便没有那么注意分寸,很正常的反应。

  正因为如此,汪言才格外麻爪。

  喜欢,想睡,但是暂时真不行啊!

  在某个契机出现以前,连点暗示都不能给,这就是最真实的现状。

  这当然不是什么道德洁癖或者矫情,而是身为男人的责任和担当,以及神壕之骄傲。

  抱着玩玩的心思哄上床来一发,那很简单,用酒硬灌都能得逞。

  但是之后呢?

  毁掉一个朋友圈,毁掉好多真挚美好的感情,对任何人都交待不过去。

  就比如好多狗血言情片里最喜欢演的那种——

  刘璃心灰意冷决定分手,娜吾因为觉得对不起刘璃同样退出,哄哪个?

  哪个短期内都哄不好!

  然后闺蜜团吵成一片,卢媛媛虎了吧唧的好心办坏事,婊婊心怀不轨的搅混水,林薇薇一冲动再干点啥,傅雨诗劝谁都劝不动只好到处陪哭,娜吾内疚之下回到西疆……

  是不是特狗血特像三流脑残剧?

  然而,现实还真就指不定要按照那个路子来!

  这就是在时机尚未成熟时管不住迪奥的结果。

  汪言的自尊不允许他这么干,理智和情商更不允许他这么干。

  尽管他也不清楚那个契机在哪里、什么时候算是时机成熟……

  反正现在得保持距离。

  这就是聪明人做事的核心宗旨——没把握控制局势时,坚决不轻举妄动。

  所以面对娜吾的指责,干脆就当没听到。

  “不去逛街你就去公司帮忙吧,正好一团乱糟糟,缺人收拾。今后是你和诗诗的家,你总得为之努力吧?”

  汪言所说的公司不是王庭娱乐,而是王庭影业,用着之前王庭娱乐的办公室,只有小猫两三只。

  娜吾其实挺想去王庭影业看看的,总共就两个签约女演员,感觉自己像是半个老板娘似的,有种自家地盘的亲切感。

  不过,只是意动了一瞬间,她马上就抓住重点。

  “今天我哪儿都不去,就跟着你,哼!”

  这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啊……

  眼见撵不走,汪言真没辙了。

  “行,那你就跟着吧,不过可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就我开车的离心力,别人没事,你肯定疼……”

  娜吾没听懂,更没当回事儿。

  “切!吓唬小孩呢?反正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陈曦安静缩着,努力做一个小透明,笑容是尴尬中又不失礼貌。

  等到汪言挥手说上车,礼貌挂不住了,只剩尴尬。

  “呃,汪总,怎么坐?”

  直到她问了汪言才反应过来,我去,坐不下!

  保时捷918是双座跑车,副驾驶空间狭小,平板的姑娘都只能装下一个,又何况这么两位……额,那个啥?!

  陈曦把车开来的时候就没有预想过会突然多出一个计划外的人,停车的位置很靠近出站口,距离出租车停靠站老远老远。

  徒步走过去,至少得走10分钟。

  “要不然,我去乘地铁吧……麻烦您在公司等我一会儿……”

  汪大少烦恼的捂住后脑勺:“我不去公司,直接去赛车场。”

  “那我乘地铁到民行然后转搭出租车……”

  “那边还指不定是什么情况呢,搞不好我刚到那儿就得跟他们吃饭去……”

  一切都不确定,简直麻烦死个人。

  全因为多出一个娜吾。

  汪大少一看死熊大仍然满脸无辜,咔吧着眼睛,表情蠢萌蠢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心里一动,冒出一个坏主意。

  “上车吧!你俩都坐副驾驶,娜吾你坐下面!”

  “啊?!”

  一声惊呼,×2。

  (⊙?⊙)!

  两对大眼睛,瞪得是又圆又大又白。

  汪言虎着脸呵斥:“啊什么啊?要不是你给我找的麻烦,至于吗?!抓紧抓紧,一票人等着呢!”

  耍完威风,马上坐进驾驶室,捂着嘴偷笑。

  娜吾和陈曦大眼瞪小眼,尴尬得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然后吧,两个人还都没辙。

  娜吾是决计不肯放狗子自己跑掉的,一撒手,准没影,上哪儿找去?

  陈曦工作职责在身,今天一旦出现意外,没能顺利完成,那就是严重的工作失误,她承担不起那样的结果。

  所以,不管再怎么难为情,都只能忍着。

  娜吾气呼呼的一咬牙,弯腰钻进副驾驶。

  努力往椅背上缩,劈开腿,想空出足够的空间来……可惜全是白费劲。

  918在做整体设计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

  介款破车连车震功能都不具备,又哪里支持得了Double Fly?!

  娜吾缩半天没缩出地方来,只好认命的瘫下来。

  “小姐姐,你上来吧,坐我腿上!”

  陈曦费力的钻进去,坐在娜吾大腿上,努力把脑袋往后仰,省着磕到棚顶。

  汪言那叫一个坏,心里笑惨了,却还板着脸提醒:“系好安全带!”

  这辆918是顶配,副驾驶座椅加装的是6点式安全带,可伸缩调节,但是长度仍然很有限。

  最后,腰部的安全带死活没扣上,双肩过胸的安全带倒是勉强扣上了。

  但是在扣上的一瞬间,娜吾和陈曦同时觉得呼吸一滞。

  这两位美女都属于特别突出的类型,硬生生叠一块儿,那是什么效果?

  反正汪言都不敢斜眼看,好好一个安全带,扣得跟捆绑play似的,多看一眼都得被蟹钳子夹断作案工具。

  “我的天,你怎么这么重?”娜吾快断气似的抱怨一句。

  陈曦更惨,被勒得几乎无法呼吸。

  “你把胸……把上身往回缩缩,我快不行了……”

  娜吾猛翻白眼:“你缩一个我看看?!”

  陈曦是真疼,于是豁出去了:“你不会把卡扣解开?!”

  “靠!”

  娜吾差点没炸:“小姐姐,第一次见面,你就迫不及待的耍流氓啊?!”

  “我……”

  陈曦没招了,狠狠一咬牙,反手把安全扣打开,回手探到背后,窸窸窣窣一顿操作。

  然后从衬衫领口掏出一样物事,团了团,随手扔到车座后。

  ⊙▽⊙!

  大少的表情都变成介样了……

  其实娜吾也被压得特别闷特别疼,一看到陈曦的操作,跟着一咬牙。

  于是同样的流程又重复了一遍。

  再次扣上安全带时,俩妹子同时吐出一口浊气。

  狗哥差点没憋住笑,但还是死命憋着,默默发动汽车。

  918咆哮两声,缓缓驶出。

  过减速带的时候,明明只有20码的低速,咔嚓一颠,两位大美女还是立即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

  “嗯唔……”

  斯库一……

  刺激哟!

  更刺激的是上了路,一看到路边的交警,陈曦和娜吾汗毛都直竖。

  现在算不算超载?

  不管算不算吧,反正一旦被交警拦下来,要求俩人下车,估计臊都能臊死。

  旁边要是再有人举着手机拍着视频……

  我去!

  简直了都……

  坐着传说中的三大神车,超跑之王,俩妹子却一点都不开心,全程提心吊胆的。

  尤其是,每一次停车等红灯,附近都有人掏出手机拍摄。

  得亏副驾驶的玻璃贴着膜,看不到里面,要不然,她俩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个害羞的点在男人看来很是莫名其妙,但女人不就这样么……

  娜吾不清楚目的地,隔一分钟问一句:“还有多久到?”

  那紧张劲儿,令人发笑。

  汪大少心情美滋滋,有一搭没一搭的敷衍着:“快啦、马上、不远了……”

  还是陈曦善良,最终给出一个明确的回应。

  “拐过眼前这个弯,再有2公里直路就到了。”

  娜吾立即松下一口大气,看陈曦也没有那么不顺眼了。

  嗯,软绵绵香喷喷的大美女,除了有点重,搂在怀里的触感是真心好……

  怪不得寝室里那群女流氓都爱搂我睡抓我熊……

  想到这里,娜吾的双手突然有点蠢蠢欲动。

  然而还没等真的干点啥,汪言的手机突然响了。

  大少掏出手机,随手递给陈曦:“接一下。”

  陈曦真就跟个小秘书似的,下滑接听。

  “您好,汪总在开车,有什么事我会为您转告……”

  “噢!那你开下免提!”

  周建武的大嗓门,不用开免提都直接响彻车厢。

  汪言随口问:“建武,什么情况?”

  周建武又急又快的回道:“汪少,您先别进来了,我跟付胖子他们几个去接人,帝都那边儿有几个大少闲的蛋疼,没走空运,自己开车来的魔都……

  您要没事儿,跟我们一块儿过来呗?!

  京沪高速立交出口那块儿汇合,那边说是有几个哥们认识你,特意为你而来的……”

  “认识我?谁啊?”

  汪言挺纳闷的,但周建武也不清楚。

  “乱糟糟的我也没记住,反正好像家里都不是从商的……哎?我怎么好像听到你车的音浪了?”

  汪言已经走上最后的直路,眼前几百米就是赛车场大门口。

  抬眼一看,好几台超跑就在门口整装待发。

  “我看到你们了,行,那就一起过去接一下吧。地主之谊,该尽得尽。”

  这是正理。

  作为极速超跑俱乐部的话事人,远来是客,耐不耐烦都得把场面扎起来。

  “那行,我们先走,您跟好!”

  挂断电话,汪言倒没觉得如何,正常跟上。

  陈曦却忍不住侧过头,和娜吾面面相觑。

  咱俩这是还得搁一块黏着的节奏?!

  到底还要撵多久啊……

  而且……待会好像是个大场面?!

  娜吾和陈曦脑海里同时浮现出一幕幻景——

  几十台超跑围成一圈儿,汪言开着918缓缓驶向中间,停下,开门……

  然后在万众瞩目中,副驾驶下来两个大美妞,衣衫凌乱,怀中空空……

  在外人看来,汪大少简直牛哔坏了,特别值得艳羡。

  但是作为被瞩目的女主角……

  妈耶!

  这传出去像个什么?!

  俩人齐齐咽了口吐沫,感觉故事的走向有点跑偏,越发诡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