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5章 觉醒兽魂3

作品:我娘子超凶|作者:舒长歌|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11-09 11:30:30|下载:我娘子超凶TXT下载
  觉得蛇厉害的时候,又突然飞来一只鹰,将蛇分尸而食……

  看着看着,她又觉得最厉害的是蚂蚁,力气大到能轻易扛动比它重三百倍的东西。

  唐然下意识就在想,如果能觉醒一个拥有鹰的翅膀,虎的身躯,石吼兽的爪子……她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就跟在拼图似的,将自己看到的厉害的,都往上拼一下,觉得合适就留下来,不合适就去掉。

  最后组成的不知是何物,看起来好像很厉害,但似乎很怪异很违和。

  而她这么做的目的,是想要拥有鹰的飞行速度,豹的奔跑速度,蚂蚁的力量,甲兽的防御……

  结果她发现,所有她想的速度、力量、防御等这些附加能力,她只能选择其一。

  唐然不由得愣了,整个丑得没眼见人的四不像出来,能力却只能选择其一,没有她想像的全能,那她费那么大的劲拼凑这些做什么。

  好委屈,却没有办法。

  随即琢磨了起来,她的奔跑速度还可以,所以速度这个可以去掉,防御可以穿身好点的防具,这个也可以去掉……

  删删减减,最后剩下一个力量,属于蚂蚁的能力。

  难不然整个蚂蚁做兽魂?

  比如那只飞蚁,不只会飞,壳硬,力气还好大,就是长得丑了点。

  可能是拼凑了好久的原故,唐然虽想着蚂蚁,脑子里却不停地闪烁着四不像,渐渐地陷入迷茫当中,比起蚂蚁来讲,她觉得四不象还是挺好看的。

  唐然纠结死了,明明盯着飞蚁看的,却不自觉地就看成了四不像。

  正万分纠结时,脑袋突然一痛,仿佛抬了一大板砖,疼得她转瞬就回了神。

  紧接着浑身上下都在疼着,这种疼用扒皮抽筋来讲,亦不为过。

  怎么回事?

  唐然疼得整张脸都在扭曲着,身体不停地抽搐着,然而明明痛得死去活来,脑袋却始终无比清醒,想昏迷过去都不成。

  为什么会这么痛?她不记得陆天钰有跟她说过,觉醒兽魂的过程会痛到这个程度。

  疼痛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本来吸干净药效变得澄清的水,又逐渐地变得浑浊,并散发出一股酸臭味。

  随着杂质被排出,唐然不疼了,抬起胳膊看了看。

  满是黑色汗毛的胳膊看,布满了一层灰褐色物质,凑上鼻子闻一下,差点把自己恶心吐。

  “什么啊这是?”哪怕是从大美人变成黑胖丑,她也没有这么嫌弃过自己。

  唐然强忍着恶心,狠狠搓洗着,想当初三个月没洗澡,都没见脏成这个样子。

  偏生这东西带着一层厚厚的油污,沾在她浓密的寒毛上,是怎么洗也洗不掉。

  一怒之下,操了刀。

  刮!

  一股酸臭味从门缝里钻出来,站在门口没多远的江凌捏了捏鼻子,一脸惊疑。

  “什么味这么臭?死胖子躲厨房里拉屎了不成?”

  坐在门口打瞌睡的唐子煜一下子惊醒,随即也闻到了那股味。

  唐子煜:……

  “阿然,阿然你在做什么?”离开的想起江凌说的,他也有那么点怀疑。

  莫不成觉醒兽魂时间太长,她没憋住拉里面了?

  唐然动作顿了顿,迅速将脏水倒进出水口,又换了一桶干净的水,拿澡豆使劲往身上搓。

  毛全刮没了,洗起来确实方便很多。

  “阿然,阿然你应一声。”门外又传来唐子煜的喊声。

  “我没事。”唐然回了一句。

  唐子煜张了张口,本想问一下她是不是拉里面了,想了想还是没开口。

  人那么多,阿然又是个姑娘,得要面子。

  陆从岩几人很是好奇,一般人觉醒兽魂,也就花上半个时辰。哪怕是当初陆天钰觉醒的时候,也只是花了三个时辰而已。

  这死胖子大上午进的厨房,如今太阳都快要落山了,竟然还没从里面出来。

  本想进去看情况,却被唐子煜挡着。

  明明他们觉醒过兽魂的,对觉醒兽魂一事最了解不过,为毛不让他们进去?

  不理解。

  只能说唐家人都有病,而且还病得很不轻。

  后客厅那里,陆天钰早已经将药炼完,盘腿坐在那里已经有一个半时辰。

  似乎在修炼,元力若隐若现。

  骆神医一直守在那里给他护法,不时地摸了摸下巴,看着盘腿打坐的陆天钰若有所思。

  这臭小子将最后一份药炼完就入定了,似乎是对什么有所领悟,不宜打扰。

  否则非得摇起来,好问个清楚。

  据说小胖子用的血脉液不一般,至于怎么个不一般,他惦记到现在都没弄清。

  仿佛约好的一般,随着天边最后一丝阳光消失,紧闭着的厨房门打开,后厅的陆天钰也睁开了眼睛,并起身朝这边走过来。

  “如何?”众人朝唐然围了过来。

  唐然面无表情,眼珠子转了转,冲他们干巴巴地呵呵了两声。

  众人:……

  几人意思?

  唐然不止肤色白了几分,体重也轻了一些,五官看上起来好看许多。

  忧郁无声地站在那里,不说失败,也没说成功。

  陆天钰本欲询问,见唐然这么一副表情,眼皮不自觉跳了跳,下意识就闭紧了嘴。

  莫不成血脉液没炼好,她失败了?

  肖桐看着唐然,总觉得她哪里好像不一样了,可一时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刮胡子的原故?不对,之前也刮过。

  江凌就看出来了,同时还喊了出来,“死胖子,你这是变白了?我的天,你还刮了汗毛,一大老爷们还刮这个,你恶不恶心?”

  众人一脸恍悟,怪不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是变白了,还刮了毛,顿时一脸嫌弃。

  唐家人没觉得有什么,紫阳山庄的人却很嫌弃,哪有大老爷们龟毛到连全身汗毛都刮掉的。

  都不止是龟毛了,还很变态。

  正嫌弃着,又觉得不对劲,唐家人眼神凶得很,不停地向他们甩着眼刀子,一副恨不得扒了他们皮的样子。

  刮毛怎么了?碍着你们眼了?一群拿耗子的狗。

  紫阳山庄的人:……

  果然唐家人脑子都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