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901章 新伤和旧伤

作品: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作者:须尽欢|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1-15 01:25:22|下载: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TXT下载
  这一次进秘境,她们的遭遇和以往的秘境是不一样的,危险度似乎增加了很多倍。

  落地就遇到了兽潮,让他们差点全军覆没,现在还能遇到化着人身,窥视对方记忆的猛兽,这里面的种种,都是一只比一只厉害的。

  苏璃的眼神渐渐的冷戾了起来,每走一步,都是一份危险,走完上一步,不知道下一步,还有没有命走。

  而诸位王爷他们,是否也一样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危险?

  “你能窥视我的记忆?”

  苏璃握住他的手腕,将它们从自己的腰上移开,举到自己的面前,赫然看到的,是一双带着毛的爪子。

  苏璃迅速的后退了一步!二十把长剑闪烁着寒光马上抵在了人身兽的身体各个部位,剑尖泛着凛冽的杀意,逼得他动弹不得……人身兽微微垂眸,他的睫毛特别的长,比绝王爷要长二倍,狠狠的看着苏璃,嘴里发出低低的兽吼,苏璃拿出一粒丹药喂进了嘴里。

  人身兽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他闻到味道了,这药作用很大,他也很需要。

  “你竟然有这么厉害的丹药?”

  再加上他能窥视苏璃的记忆,所以他知道这丹药不但能恢复苏璃的内伤,还能令她在这瘴气林里百毒不侵。

  这儿之所有那么安静,是因为这儿的瘴气能毒死它们,或者 是让它们一直产生眩晕感,就算是呆在这里,也只是被他杀死,所以那些东西才不敢来。

  而他。

  因为服食了这里面的一种药,才能穿梭自如。

  “我要杀了你。”

  苏璃淡淡的看着他,人身兽顿时觉得二十把匕首同时刺进了他的身体里各个部位,鲜血嗤的一声溢出来时,人身兽露出痛苦的神情。

  他迅速的摘下叶子往各伤处敷着,但是二十把飞剑,同时又刺进了别的地方,他根本不能及时的救治自己。

  二十几个伤口,处理完之后,苏璃挥舞着长剑,又刺进了它的身体……不过是顷刻间,他的身上,全都是鲜血……这么弄下去,他很快就会死掉,人身兽眼里闪过一丝惊慌,看着苏璃急道。

  “你别杀我,我对你有用。”

  苏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同时缜密自己的心思,不让自己有任何的想法和记忆出现。

  “我不喜欢 你窥视我的记忆。”

  苏璃刚说完,人身兽便把一道伤口抬了起来,挤出一颗血珠。

  “吃了它,我就无法窥视你。”

  苏璃仰头看着他,眼里杀意陡的暴涨,二十把飞剑齐齐刺进他的身体里,人身兽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痛苦嚎叫。

  看着他满身是血的模样,苏璃笑了起来,蹲下身子将一把长剑抵在他的心口处。

  人身兽顿时大慌,急道。

  “我和你签定主仆协议,我愿意成为你的仆兽。”

  “别在我面前耍花样,我和你以前遇到的那些人不一样,否则我也不会一个人来这里。”

  苏璃冷眼看着他,剑尖刺进去的时候,人身兽身体瑟瑟发抖,眼里染着真正的惊恐,急忙点头。

  “我知道,我闻到了你身上的气息,你绝不是我看到的那么简单,甚至……你身上有我熟悉的味道,但是我不记得在哪里闻到过。”

  越是和她相处的时间长,人身兽就越是觉得苏璃身上的味道熟悉,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他都不记得是什么时间了,他闻过这样的味道,一定是闻过的。

  割开自己的指腹,他抬起伤口指向苏璃,苏璃也割开自己的指腹,与他的伤口相合。

  “我发誓,从今往后,我都你的仆兽,一生听命于你。”

  “你的名字叫苏衍。”

  苏璃抬手拍了拍他的头,然后脑子里出现一张画像,苏衍便照着那张画像化作了一道男子的模样。

  苏璃将丹药拿了出来,红蓝白各二粒倒在了苏衍的手心里。

  “吃下去吧,你再用些药,伤很快就会好的。”

  “你可以窥视所有人的记忆吗?”

  苏璃将紫藤输进他的身体里,苏衍猛的抬眸看向苏璃,眼里震惊四溢。

  因为他在接收紫藤术的时瞪,同时发现,苏璃的身体里……这怎么可能呢。

  一个普通人的身体里,怎么会有魔气,而且是一股王者才能拥有的魔气。

  “我不能,我只能窥视你的记忆,因为我们在很久以前就有过联系,虽然 我不记得了。”

  苏衍一边给自己疗伤,一边说着。

  “一只离兽,一辈子只能窥视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他命中注定的主人,我等了三千年了。”

  这句话把苏璃吓了一跳,她怔怔的看着苏衍,许久都没有说话,三千年,就为了等她?

  这是什么概念,又是什么意思?

  她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类而已,为什么会让苏衍等三千年?

  现在。

  苏衍是她的仆兽,她知道苏衍没有说假话,否则它会遭受天谴,三千年……这是不是意味着,除了这个空间,还会有别的空间存在,更神奇的空间……这也是苏璃一直怀疑的……“这个秘境一直存在?”

  苏璃问着苏衍,苏衍点头,但是眼里却还有一丝疑惑。

  “应该是一直存在的,但是……我似乎会在一定的时间后陷入昏迷,昏迷多久,我也不是特别的清楚,我说的三千年,是我清醒的三千年。”

  “你先疗伤。”

  苏璃示意他坐下,随后将阳息输进他的身体里,与他身体里的力量彼此慢慢的相融,然后再游走于全身。

  苏衍的身体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伤,有的看起来的确是沉年旧伤,而且很长很长的时间了,在他的丹田深处,有一团杂质,这团杂质影响着苏衍,让他一直不能前进,功力也一直不能增长。

  苏璃趁着这个机会,替它一一清除,一遍一遍的疏离着他的身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十几天,才把苏衍的身体彻底的康复起来。

  苏衍睁开眼睛后,看着额头上布着细汗的苏璃,跪在苏璃的面前磕头。

  “苏衍谢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