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从今天开始当皇帝

作品:帝国枭色|作者:背着家的蜗牛|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1-19 23:21:02|下载:帝国枭色TXT下载
  刘钧怔怔望着木梁纵横的屋顶。

  被火焰焚烧的痛苦仿佛只是来自梦境,醒来便消失无形。

  身体的舒适也在告诉他,似乎没有被火焰灼伤。

  只是,这怎么可能呢?

  他明明被电商仓库的大火吞没,断不可能一点伤都没有。

  再说,就算他被及时送往医院救治,这陈旧如同古装剧里的屋顶又是什么鬼?

  越想越不对,他猛地坐起。

  四下瞧了瞧,房间的结构基本都是木质的。

  摆放着紫檀方桌,圆凳,香炉等物件,正对着他的还有一面深黄色铜镜。

  镜子里朦朦胧胧映出一张少年疑惑的脸。

  吓了一跳,他以为自己身后有人,忙回头去看,但什么都没发现。

  再转过头时,他看见镜中少年竟也转过头来,和他的动作幅度一致。

  “难道……”

  刘钧尝试着抬了抬手,镜中青年亦是抬了抬手。

  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青年同样摸了摸自己的脸,位置,时间丝毫不差。

  “这难道是我?”

  刘钧慌忙下了床,到镜子前仔细打量。

  年约十五六,不胖不瘦,还有点小俊俏。

  “见鬼了,这是梦?还是穿越了?”

  心中惊疑不定,刘钧想到网传验梦之法。

  右手捏住大腿内侧的软肉,使出洪荒之力便是一拧。

  “啊!”

  剧痛让刘钧发出一声非人惨叫。

  很显然,这不是梦。

  随着这声杀猪般的叫声,原本死寂的环境突然活了过来。

  门外细碎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身穿青色交领直身衣,头戴黑色冠帽,脚踩皂靴,宦官打扮的少年踉跄着跑了进来。

  见刘钧正对着镜子痛苦地揉着大腿。

  他咧嘴笑了起来,冲着门外大喊:“快来人,皇上醒了……”

  “皇上?”

  不是在做梦,对刘钧来说现在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像无数穿越小说的故事一样,他穿越了。

  而且据少年的称呼,他的身份似乎是皇上。

  不过似乎也不能排除叫的是“黄尚”。

  谨慎的性格让他不得不多想,略微思索下,他决定还是眼见为实。

  不顾谄笑的青年,也不管自己还穿着一身白色亵衣亵裤,他便撒腿冲出门外。。

  少年正要说什么,见状傻在原地。

  回过神来,他立刻追上去,口中不住哀求:“御医嘱咐,皇上摔伤了脑袋,即便醒了也要卧床休息。”

  “皇上,小奴求你了,休养为重。”

  “……”

  刘钧根本不理会青年的念叨,径直出了殿门。

  霎时间,他面前视野开阔起来。

  他的脚下,一条青石小道向前延伸,抵达一座白玉石桥,石桥两侧的池塘中荷花盛开,沿着池塘遍布假山,绿竹。

  此时,一轮夕阳正挂在西边的天空,红金交杂的光辉下,一切美轮美奂。

  “皇上万福金安。”

  “皇上万安。”

  “……”

  一路上,刘钧不时见到绯色宫装的少女。

  看到刘钧,她们纷纷避开,在一侧屈身行礼。

  待刘钧过去,她们才起身,跟随在身后。

  “真的穿越了,而且我是皇帝。”刘钧的心脏不争气地跳动起来。

  他一个身后无人,家里无矿,全年无休的三无青年,绝不会有人找这么多漂亮的小妹妹陪他玩。

  又走了会儿,他到了一条蜿蜒的抄手游廊。

  这时他停下来。

  游廊对面,一个穿着淡黄色竖领对襟,红色水纹褶裙的少女众星拱月般被其他少女簇拥着向他走来。

  及到近处,少女的容貌清晰起来。

  柳叶眉,丹凤眼,朱唇翘鼻,肤如凝脂,腮红似桃,在晚霞的背景光下美颜不可方物。

  在当代,尽管电视上各类美女见多了,生意场上他也真实接触过不少美女,但刘钧还是被这种天然去雕饰的美丽惊艳了一把。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走到刘钧身前,少女半屈身子福了一礼,音若百灵鸟般清脆婉转。

  少女身边的宫女亦是同时呼了声“皇上万岁,皇上万福金安。”

  “免礼”。

  刘钧本能回了句。

  如果他是皇上,那么刚才的少年应该是太监,这些宫装少女就是宫女了。

  而这个衣着华贵的少女是嫔妃还是皇后他不能确定。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都是他的。

  这么一想,刘钧忽然觉得自己实在太坏了……

  “呃……”

  一句“免礼”之后,刘钧觉得应该再说些什么化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只是忽然觉得不对劲。

  他那声“免礼”后,少女不但没有站起来,反倒脸上流下两行清泪,跪在了他面前。

  “皇上,臣妾的父亲一向对皇上衷心耿耿,断然不会勾结吴国图谋造反,此次定是奸人陷害,望皇上明察。”

  “这……”

  少女突然说出这一番话,刘钧瞬间懵逼。

  他刚刚穿越而来,根本搞不清状况。

  只是少女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他觉得也不能装聋作哑,于决定先拖一拖,搞清楚再说,于是道:“待朕思量一下再行计议。”

  不曾想他的话出口,少女突然情绪激动,兀的从袖口掏出一把匕首抵在白净的脖子上。

  “皇上,不能再拖了,家父年高体弱,怎堪在死牢中继续受那酷刑,臣妾以性命担保,若是家父有不臣之心,臣妾立死于皇上面前。”

  “皇后娘娘,万万不可呀。”

  众宫女显然没想到皇后藏了把刀子,吓得跪了一地。

  “皇后?”

  刘钧念了句,这个词似乎刺激了他脑海中某根神经。

  脑袋一沉,他的视野慢慢变黑。

  失去意识的瞬间,他听见慌乱的惊叫。

  ……

  刘钧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他睡的还是那个房间那张床。

  少年宦官此时守在他床前,不过脸大了一圈,又红又肿。

  见刘钧睁开眼,他努力想挤出些笑容,不过又一副很疼的样子,结果笑的比哭还难看。

  “被太后打了?”

  刘钧脑袋还有点昏沉。

  昏过去后,他做了个长长的梦。

  梦中他体验了一个少年十四年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这少年的名字和他一样,叫刘钧,是徐国登基不到半年的小皇帝。

  那个皇后的身份他也清楚了,叫李乐茹,是徐国中书令李然的嫡女。

  而眼前的少年宦官则叫胡为,自小便一直侍奉在他身边。

  “小的该打,若是小奴昨日拦住皇上,皇上也不会又昏过去,皇后娘娘也不会被太后训斥,禁足钟翠宫。”

  胡为耸拉着脑袋,样子惨兮兮的。

  刘钧无奈地笑了笑,体会了小皇帝的人生,他知道小皇帝着实是个昏君胚子。

  不学无术,蛮横霸道,挥霍无度,荒|淫无耻。

  而慈母多败儿,小皇帝会成这样,大半功劳要归功于胡为口中的太后。

  “太后驾到……”

  他正思索着,一道奸细的声音响起,随即,一个三十余岁,风韵犹存的妇人走了进来。

  她正是小皇帝的生母太后秦氏。

  刘钧一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