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98、谁斗过谁(二更)

作品:将军不容易|作者:侧耳听风|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1 06:12:02|下载:将军不容易TXT下载
  上午的事儿在城里的确是闹出了很大的动静来,这一片附近,大街上不少的百姓都有幸参观到了。

  阮泱泱和邺无渊离开了吕长山的商行,慢步的往回走,但凡路遇那些聚在一起的百姓,可不就正在说这事儿呢嘛。

  参观到的人与没看到的人说,那可真是添油加醋。

  从旁边路过,可不把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何为传谣,此就是。

  明明只有芝麻大小的夸张,被传的,都成了西瓜大了。

  阮泱泱都觉得这些没有上过学的百姓想象力超级丰富,如果真给他们一个上学的机会,肯定大有作为。

  单单就是这想象力,就能供得起自己的饭碗了。

  走过去,阮泱泱不由笑,这一回,不止魏小墨,连带着今日所有人都出名了。

  “笑什么呢?”走在她身边的人抓住她的手,她自个儿在那笑,把他都给排除在外了似得。

  斜睨了他一眼,“你们今日也算是免费给城里的百姓演了一场平日里看不到的戏,瞧把他们新鲜的,短时间内你们这热度下不去了。”尤其演戏的人长得还这么好,热度可不更高。

  “他若不到处招摇,也没人会追着他满城跑。”邺无渊自然不觉她说的是什么好话,但若说是哪个的错,魏小墨必然占第一。

  “那倒是。我就说他迟早得翻车,谁想到这么快。”更主要的是,她亲眼所见全程,开心了。

  “拂羽把他带走了,自然不会客气。他们之间的仇怨,太深了。”这也算是以另一种方式提醒阮泱泱,魏小墨兴许,都不会完好无损的再出现了。

  阮泱泱却是不置可否,什么你死我活,他们在行事之前,必然都已经考虑过了。如若连最糟糕的境遇都没有提前预测到的话,那纯粹就是一根筋活该了。

  既有预测,就必然要做好准备,被俘虏了,要如何应对,肯定心里都有几个计划吧。

  魏小墨如此,拂羽必然也如此,只不过这次是魏小墨倒霉,他先落进了拂羽的手里。

  “弄死之前,我觉得你们可以去问问他,有没有听说过悦繁那种假孕的情况。他从十几岁开始便山南海北的走,见多识广,没准儿听说过呢。”本来,阮泱泱就想着,再见到魏小墨一定要问问这事儿。

  谁想到,还没见着呢,他就被逮起来了。

  “似乎,他真的对东夷内部的权利分割没什么兴趣。”这世上是有这种人的,只不过,在如此唾手可得的情况下仍旧置之不理,还是叫邺无渊觉得匪夷所思。

  “若现在叫你把帅印交还给圣上,你舍得么?”权利,但凡是个男人,都会动心。野心,似乎是老天特别赋予给男性的。所以,有极少数的特例出现时,就会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当下情形,我不会交还。不过去年两国停战时,我的确是要交还的,掌在手里太久了,也并非是什么好事。”邺无渊还真仔细的想了想才回答她。同时,握紧了她的手,他觉得,她是能够理解他的。

  “你有责任心嘛,我懂得。说起来,在这么多人之中,将军才是根正苗红的那个。”当然了,这得对比着看呀。若真细究,他也有阴暗面。

  “听你这话,还是不像夸赞。”就像是在骂人。

  “嘿,你这小子这么难伺候?我说什么你都不爱听是不是?”扭头看他,这厮现在可会多重解读她的话了,想的特别多。

  “不是。”握紧她的手轻轻摇头,怎么可能会是不爱听。

  哼了一声,阮泱泱送给他一个白眼儿,邺无渊继续扯着她的手摇晃,“绝非此意。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不说话了,不说话应当就不会惹得你不高兴了。”

  “我没不高兴,也没不叫你说话。我真是……看不得你这样子,更想欺负你了。”深吸口气,这也就是在大街上,若是无人之地,她非得叫他尝尝‘厉害’。

  挺大个人,前一阵儿还跟个大力士似得,轻而易举的把魏小墨从房顶上扔下来。这会儿就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这反差大的,没亲眼见着的人,根本就不知他这‘杀伤力’有多大。

  她往前走,邺无渊就扯着她,她那表情那语气,他就忍不住笑。

  总的来说,这么长时间,她某一些脉,还是能摸的准的。最起码,她吃哪一套,他是清楚的。

  往回走,路途还是有点儿远的,下午沿街的商铺都开着,热闹的很,不少卖吃食的,林林总总,什么都有。

  有时就能闻到从铺子里传出来的香味儿,或许算不上做工精致吧,但是香味儿却显得很原始。

  大概是个什么糕点的铺子,传出来的香味儿不是糕点味儿,反而是芝麻之类的香味儿,特别浓。

  阮泱泱闻到了,就停下了脚步,歪头往那铺子里看,里面居然还有在排队呢。

  “要吃么?你们俩去买一些。”邺无渊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看,以为她是想吃,遂吩咐小棠和小梨进去买。

  两个小丫头匆忙的就进去了,哪敢不听从邺无渊的命令。

  “你要吃?”直至看到那两个丫头进去了,阮泱泱才回过神儿来,看向邺无渊,以为他要吃。

  “不是你要吃么?一直看着。”邺无渊扬眉,她不是想吃,那看什么呢?

  “我是在闻味儿,芝麻味儿太浓了,看来今年芝麻丰收。如若丰收,芝麻油相对来说会比往年便宜些吧,可以多购一些,储存起来。”她说道,原来想的是这个事儿,和邺无渊所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你喜欢?”这个,邺无渊倒是不清楚。

  “因为芝麻油配着青菜,会比较好吃。以前,府里的厨子经常会专门为我做一些水煮菜。青菜只是用水煮过后拌上调味料洒一些芝麻油,极其清淡,还挺好吃的。”她是想起这个来了。

  “真觉得那样好吃?”邺无渊倒是几不可微的蹙眉,自是心下不由怀疑她是不是被怠慢了。

  “嗯。”点点头,是真觉得好吃。那时整天吃药,各种药,治病的,补的。吃的味蕾都失去原有的功能了,只有吃那些清淡的菜时才会觉得嘴里胃里舒坦些。

  很快的,小棠和小梨出来了,两个小丫头买了几种糕点,但很聪明的每一种只买了两块,因为也知道阮泱泱不太喜欢吃这些东西。

  油纸包着,每一样看起来都不错,虽是做的没那么精致精美,但外观是合格的。

  都买来了,阮泱泱自然也得尝尝。

  拿起一块裹满了黑芝麻的糕点,还热着的呢,刚出锅。

  掰下一块,放进嘴里,她嘴动了动,随后转眼看向邺无渊。

  他还瞅她呢,那小眼神儿,就好像在询问她好吃不好吃。

  没说什么,阮泱泱直接又掰了一大块塞进他嘴里。这会儿可不是不吃都得吃嘛,进了嘴,才知道这玩意儿有多甜。

  刚刚出锅,软糯还香,可是这股甜,谁受得了啊?

  一看他眉峰都不自觉的纠结了起来,阮泱泱就笑了,“太甜了,这家的糖估摸着是比芝麻还便宜。”这么甜她也吃不下,又放回了油纸里。

  “不合你的口味儿,不过,府里做点心的厨子做出来的你也不怎么吃。”牵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这慢慢悠悠的,太阳都要落山了。

  “这些东西吃多了发胖,少吃为妙。不过,这个大概也看体质吧,有些人天生发胖体质,喝口水都长肉。这种事情没法儿说,遗传原因占大多数。像老将军和老夫人,无不是体质康健,而且皆身形匀称。我想,你即便年岁大了,也不会大腹便便的。”说着,她另一手上来,在他腹部拍了拍,都是肌肉。

  被她这般一拍,邺无渊也不由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腹部,“那倒是。为了避免总有人给你做小,必当不能大腹便便惹人厌。”

  “嘿,你又开始了是不是?”挣开手,就掐住他后腰,也不管在不在大街上了,用了好大的劲儿掐他。

  不过,她这力气也算不上什么,反倒是抓的邺无渊很痒。

  忍不住笑,躲了两下,没躲过,邺无渊反手扣住她的手臂,一转身,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双脚离地,阮泱泱不得不圈住他的颈项,“放我下去,大街上都是人。”

  “我抱我夫人回家,不能见人么?”他可不管,今儿都有人大庭广众扬言要给她做小了,她是他明媒正娶的,缘何不能光明正大?

  嘿,他这句话还真把她给堵住了,大卫在这些方面的律法其实总的来说还算宽泛,除了同性与tou情是犯罪之外,正经的夫妻自然没人管。

  任他抱着走,所幸是傍晚了,街上没那么多人了。

  来往有人看,那就看呗,阮泱泱把脸埋在他颈侧,反正也看不到她的脸。

  再说,他喜欢抱,那就抱呗,她正好省力气了。

  不过,他是真有劲儿,能把人当成一片落叶似得扔出去,能一路把她抱回家里去,也算不上什么难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