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161他竟然信了(一更)

作品: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作者:鹦鹉晒月|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11-09 13:27:30|下载: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TXT下载
  小男孩眼见父亲要追上来,也不怕,干脆倒在地上放声大哭:“你打死我好了!反正你也不喜欢我!就会逼我学习!我就不去!就是不去!你打死我——哇!哇!——”你动我一下,我姥姥打你!

  小孩的爸爸险些没气晕过去!好吃好喝的供着!就这么不懂事:“好!打死你是吧!我现在就打死你!”

  小区里买菜回来的大爷大妈见状,围拢过来:“小王,别真打,孩子那么小,好好跟他讲道理!”

  “就是,看着怪可怜的。”

  “别再打坏了,还是你心疼。”

  小男孩姥姥紧跟着从单元楼里面冲下来:“你再打一下试试!你打死我好了——”

  小男孩瞬间哭的更大声了:“姥姥!姥姥!他打的好疼!我好疼啊——”

  小男孩的姥姥闻言顿时比挖了她的心还疼:“你再动一下我碰死给你看!”

  围观的众人,眼见打不成了。

  其中一位提着豆腐的老太太小声对身边的老太太道:“这个孩子该打!太不是东西,昨天晚上我出来溜狗,他拿小石子丢我家狗狗,我说他姥姥,他姥姥还不认,气的我呦——”

  小男孩的邻居开口:“他家这个孩子太娇惯了,父母还行,但姥姥护着,惯的都没有样子。”

  “没用,雷声大雨点小,到底也是父母本身娇惯。”

  众人都以为这件事落幕,各自回家时。

  小男孩得意的看眼父亲。

  王爸爸顿时脸色血红,冲过丈母娘,一棍子捋在孩子身上:“我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你不是让我打吗!我今天就打了!”王爸爸动了真怒!不是不心疼,但此刻怒火攻心!打的毫不手软!

  众人见状顿时开始心疼,毕竟是小孩子,见王爸爸真打,孩子脸色都打白了,出于对孩子的同情,劝道:“打两下行了,看都哭成什么样子了。”

  “就是,就是,小王,别打了!”

  不远处,郁初北握住顾君之的手,垂着头走,她不看别人家事,顾君之又不舒服,她怕他受了刺激想起库房里的事。

  顾君之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跟着初北走,脚印并着脚印走的认真专注。

  突然小男孩脸色苍白的向顾君之的方向冲去,身体都在抖,别花坛绊了一下,摔在地上:“我错了……爸……我错了……”

  顾君之突然定住,清冷的眼睛看向绊倒在地上的小孩,小孩嘴里还在低喃着:“别打我……别打我……”

  郁初北瞬间将顾君之拦开:“没事。”握住他的手要走!

  顾君之一动不动,立在那里看着地上汗如雨大的孩子。

  “真冷漠,孩子都倒地上了也不知道扶一下。”

  “就是。”

  王姥姥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还打吗!都要被你打死了!那可是你儿子!”

  王爸爸刚才只是在气头上,见儿子摔了,也心疼,理智回笼,见真的打狠了,又后悔又难过,自己先红了眼睛,赶紧去抱孩子。

  孩子的姥姥松口气,坐在地上,大哭大闹:“我的心啊!让我死了算了——”

  “小兵,小兵……”王爸爸抱起孩子,向医院跑去:“是爸爸不好,是爸爸不好……”

  郁初北哪有功夫看那个孩子,着急的晃着顾君之:“君之……君之……”

  顾君之不动,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动,他觉得他很好,他能听见初北叫他,能听到周围所有的声音,也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他要跟着初北回家,今天该他准备晚饭,他在办公室的时候从电脑上刚学了包饺子,他回去要给初北包饺子,他都想好让那些人给他买什么馅料了。

  可他动不了,但顾君之觉得自己真的很清醒,他甚至很开心,就像现在金穗小区,温馨又安静,可当他想跟初北说话、想迈步的时候却动不了!

  他怎么了?顾君之瞬间有些急了,为什么动不了!他要回家,要回家……

  远处执行任务的人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立即冲过去的冲过去,给夏侯秘书长汇报的给夏侯秘书长汇报!

  ……

  夏侯秘书挂了电话,很久,还没有回过神来:这就成功了?

  成功来的太简单,他有些回不过神来!可——第一个计划明明是最没有任何含金量的计划,怎么就成功了?

  在夏侯执屹的想像中,这一次应该什么作用都不会有,然后需要第二次计划、第三次计划,直到第n个计划形成质变,才会让这些凝聚在顾先生心里的影像形成爆发力,冲击他的神经!

  竟然第一个毫无情节的、只是开场的计划成功了!?

  夏侯执屹怎么能不惊讶。

  顾先生被成功的点在哪里?他没有被父亲打过?他没有受过虐待?甚至没有人逼他学习?他外婆更是在他还没出生以前就过世了?

  所以,到底哪一个点刺激了他?毫无道理吗!

  被父亲殴打的小孩吗?夏侯执屹嘴角扯动,顾先生不会觉得以前是他被顾振书打了吧?!!!

  夏侯执屹不知道要说什么,顾振书找谁哭去!顾振书明明什么也没做!莫非是谎言说的次数多了,连顾先生自己都相信他是受害者?

  夏侯执屹想骂娘!顾先生要不要不要脸到这种地步!他自己做了什么,他自己不清楚吗!

  夏侯执屹现在不想研究这个问题,他要赶紧去医院,开始他的表演。

  天世集团才是计划的最终目的!

  ……

  医院内,葛正军被电话叫走了,他非常不好意思,想帮易朗月一把,以此拉进两人的距离,但他真有事,没办法……

  易朗月直接让他走,在这里碍事。

  此刻,易朗月正在焦头烂额的处理床上的‘受伤者’和惊吓过度的姜晓顺,就在姜晓顺犹豫着,要在认罪书上签字时,电话突然想了!是派去保护顾先生的人!

  易朗月瞬间从病房出来,急的心跳加速,这么一点时间顾先生又怎么了?!郁女士看到了没有!?

  三十秒后,易朗月听完郁初北焦急的电话,松口气,不是当着她的面弄死了人就好,立即让她把电话给老徐。

  一身黑的老徐嗯了几声,满脸笑意,恭敬的双手还给郁初北:看吧,他们是‘自己人’。

  郁初北还能说什么,她以为这些人要抢顾君之,为那十几个亿。

  老徐心想:担心多余了,谁稀罕要顾先生,您扔大街上都没有人愿意领回家,不信,您可以试试!

  郁初北警惕的瞪着他们接过手机。

  老徐陪着笑。

  身边的属下让老大别笑了,眉毛上那么大的疤,再笑也不和气。

  *

  易朗月温和的开口:“对,人是我派过去,让他们带你们过来医院这边就行……没事……别担心,一切有大夫……绝对不是停药的事,他——等一下我有电话进来,你现在赶紧带着小顾过来,过来了咱们再说!”

  易朗月挂了手机,立即接通夏侯执屹,忙的像停不下来的陀螺。

  夏侯执屹快速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郁初北给你打电话了吗!快准备一声,一切——”

  易朗月瞬间想弄死他,不等夏侯执屹说完,开口:“你知道我现在多忙吗!你知道我现在手里还有一个案子吗!你就不能跟我商量一下,错过这两天!嫌我不够忙,是还嫌事情暴露的不够快!”

  夏侯执屹被吼的莫名其妙,他怎么知道他手里有事,而且他也很冤枉:“我也没想到就成功了!我比你还惊讶,我找谁压惊去!”

  “这是你的计划!你会不知道!这根本就是你的阴谋!”

  夏侯执屹有冤无处诉,这是他第一次真诚的与易朗月对话,竟然被这样怀疑了,他想的是基数后的质变,最早也要一个月后才起作用,可她妈的偏偏成功了!她妈成功了!诡不诡异!

  易朗月能想想吗!“我现在在去医院的路上,总之我没到的时候你不要乱说,计划提前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