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五亭书 > 都市 > 岁月流歌 > 第九十五章 风吹稻花(终章)

岁月流歌 第九十五章 风吹稻花(终章)

作者:淮上文歌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11-25 19:21:51 来源:棉花糖小说

“小升初”的成绩出来了,红石湾小学再次获得了整个上河沿区小学联考的集体第一名。

五年级全班十二个学生,全部收到了老沙河初中的录取通知书。

谢小玉和邵东如愿以偿,可以继续他们的学业了。

唐棠才十二岁,辍学回家做裁缝学徒的年龄还太小。

王元初老先生和班主任小叶老师亲自登门家访,苦口婆心的说服唐棠父母,向他们解释女孩子多学点文化的重要性,她的爸爸才勉强同意让闺女再读三年。

后来的民间调查表明,1973年之前出生的农村娃,小学毕业的普及率不足50%,女娃读完小学的比率就更低了,甚至文盲也不在少数。

王元初凭着一己之力,彻底改变了红石湾大队基础教育的落后面貌,也改变了一代山里娃的人生走向。

作为一位山村学堂的教育工作者,他的功劳善莫大焉。

快乐漫长的暑假开始啦,大成子跟着爸爸王世川回了一趟油坊生产队。

自从来到红石湾后,小家伙再也没有回过王大庄子,一晃都过去三四年了。

摩托车在乡村的机耕路上风驰电掣,一望无际的原野成了绿色的海洋。

路边的早稻刚刚抽穗,空气里处处弥漫着稻花的清香。

大成的心都快飞到大庄子了,他想看看原来的家是否还是老样子。

还有刚子、狗蛋、栓子这三位幼年的玩伴,他们下学期也都上初中了吧?

王大庄的这个旧家,大成子和弟弟旺孩都是在里面出生的,一直住到了九岁才随着父母搬去了红石湾,所以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着很深的感情。

两年前在老队长田爷的说和下,王世川把这所空房子借给了栓子和他老爹长期暂住。

这对爷孙生产队的时候就是五保户,住在麻杆搭成的窝棚里,现在已经破的不能再住人了。

田队长于是想到了王世川,如今整个生产队只有他家的这个宅院空在了那儿。

尽管他们全家的户口三年前就迁到红石湾大队了,但宅基地上的私产还是保留了下来,将来万一政策有变,这个院落也是全家人最后的退路。

王世川夫妇本来就是热心人,加之农村的土坯房如果长时间空着没有人气,不出三五年就会破败坍塌了,所以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栓子和他七十多岁的老爹,从此以后总算有了一处遮风避雨的地方。

父子俩来到原来的家门口,但见院门紧锁,场院里的蒿草长出了一尺多高,看来这对爷孙已经很久不在家了。

没有了熟悉的鸡鸣狗叫声,也没有了妈妈呼儿的声音。

大成子触景生情,忽然一下子泪雨滂沱了起来。

这个混沌小儿,如今也知道用情了。

“成子,我跟你妈商量好了,将来要是考不上大学,这边的房子院子就是你结婚的家当。嘿嘿嘿。”

王世川一个大老粗,还没法理解儿子此刻的心情,只是觉得小家伙这般模样有点好笑。

“不干!”

大成子发泄般的吼叫道,他痛恨爸爸把心爱的家园借给了别人,一路嚎啕的朝大娘家寻求安慰去了。

在大娘家吃过午饭后,大成匆忙去了田家围子。

狗蛋正好在家,这个操蛋孩已经变声了,见到大成子还和以前一样的亲热。

但是两个大男孩的话题已经不能像小时候那样的无拘无束了,网蜻蜓、捉知了、玩泥炮、扇纸卡、偷瓜摸枣之内。

聊着聊着突然没有了话题,挺是尴尬的站在了那儿,绞尽脑汁下一句该说些啥。

“刚子可在家?我们到他家看看吧。”

大成子实在无话可聊,忽然想起了他们曾经的头儿,于是建议道。

“刚子和以前不一样了,看哪个人都不顺眼,经常在外边干架。”

狗蛋犹豫了一下,他的意思是不要去找大刚子了,省得自讨没趣。

“过去看看吧,我等一会就要和我爸回家了。”

大成子是个念旧的娃,好不容易回趟老家,看不到刚子这位童年最要好的玩伴,他有点不甘心。

狗蛋见大成子坚持,就进屋套了件汗褂,陪着他朝刚子家来了。

六月天的中午很是炎热,他们来到场院里时,这小子正在廊檐的凉床上困觉呢。

“地主羔子回来啦!”

狗蛋小心翼翼的推醒刚子,这娃如今完全是大小伙的模样了,**的上身全是一块块凸起的肌肉,满脸凶悍蛮横的模样。

他如今正处在人生的叛逆期,憎恨自家的贫穷,憎恨别人家的富有,憎恨世间的一切,连初见旧友的欢迎词,也充满了憎恨的味道。

尽管大成子过来看他,既令他意外又很是高兴。

但从外观上丝毫看不出这种兴奋劲来,完全是一副不念旧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

“你家不是搬走了吗,还回来干嘛?到老子这边显摆来啦!”

他起身回屋舀来一碗凉茶招待大成子,言语里还是充满了挑衅。见大成子没有接过去的意思,便自己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这或许就是年轻人之间表达友好的一种语言风格吧?还是妈妈宝的大成子招架不住,不禁哆嗦了起来。

“我到我大娘家来。”

原本满腔的喜悦被刚子的傲慢浇得透湿,大成子抓耳挠腮了半天,才喏喏的答道。

狗蛋先前估计被刚子修理过,坐在凉床边上干脆一句话都不说了。

“你们可吃梨?”

刚子也觉察到自己的态度有点过分了,拿起竹竿去了池塘边的梨树下面,敲下了几颗半生不熟的苹果梨,招待他的俩位小弟。

三个娃抱着青梨啃了起来,似乎找到了当年的感觉,也不像刚开始时那么的陌生了。

“大成子,你下学期上哪个初中?”

“城关镇中学,我小姑在那学校,毛丫头也在那里。”

“城里人啦!将来我跟狗蛋去你们学校玩,不能装作不认识我俩啊!”

“怎么会呢,我带你们去县城看电影,晚上就住在我家!”

刚子两手分别搭在狗蛋和大成子的肩膀上,他们如今再也不能穿着开裆裤,坐在黄泥地上摔泥炮了,聊的也都是一些大孩子的话题。

大成子还是小娃思维,跟不上这种粗话连篇的小青年语境。

学着刚子的语气聊了几句,小家伙感觉别扭极了。

黄昏的时候,大成子和爸爸踏上了归途。

旧时的玩伴,故乡的村落,曾经放羊放鹅的那片岗坡原野,就如雾霭朦胧的黄昏一样,在王家成同学少年的记忆里,慢慢的模糊了。

暑假期间,英子和毛丫头回到红石湾住了一段日子。

与她俩一同到来的,是老沙河公社的乡村放映队,在红石湾小学的操场上,连放了两个夜场的露天电影。

《喜盈门》、《许茂和他的女儿们》,还有战争故事片《上甘岭》。

电影散场后,王元初老先生静静的坐在竹椅上,黯然伤神了许久都没有缓过劲来。

“爸,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

英子正和毛丫头热烈的讨论着电影里的情节,见老父亲这般模样,赶紧上前关心的询问他。

“哎!人老啦,听到这些过去的曲子就会心酸。”

老先生苦笑道,颤颤巍巍点燃卷烟,淡淡的吸了一口。

“你是说《我的祖国》啊,爸,你真是越老越多情了,嘿嘿。这么抒情激扬的旋律,你怎么会听出心酸的味道来!”

英子嘲笑着父亲,哼着“好山好水”的歌词回自个屋去了。

韶华已逝、岁月蹉跎,英子她们年轻人,怎会理解老先生的惆怅啊。

透过迷蒙的烟雾,王元初的思绪又回到了1956年的那个深秋。

军分区电影队三位年轻的战士,牵着骡马走了几十里的山路来到了晏冲小学。

给老区人民送来了有史以来的第一场露天电影,放映的便是《上甘岭》这部故事片。

他还记得,前来观影的父老乡亲,挤满了学堂操场的每一个角落。

当电影放到女主角王兰,在坑洞里深情歌唱的时候,一幅幅熟悉的画面展现在人们眼前。

雄伟高耸的电站大坝,水库两岸的山山水水,那么的似曾相识,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

“乡亲们!大家猜猜看,这个地方你们晓不晓得?”

放映员小路同志在水库大坝的镜头处,特地停顿了一下,站起身来高声的询问周围的老乡。

人们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基本上都能猜出个七八分了。

“有老乡已经猜出来了,就是俺们山下的这座水库!也是这部洋戏的取景地之一!前些年修建水库大坝的时候,在座的老乡都在那边出过工流过汗!俺代表政府谢谢大家了!”

小路同志是山东人,操着浓重的北方腔,现场随之响起了一片欢呼的声音。

家乡的山水风光,尽然备份到这部伟大的电影里去了。

那个时候,年轻的祖国百废待兴生机勃发。

晏冲小学校长王元初先生,也才刚满27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